第四章 财税体制与财政政策

  ·财政是以国家为主体,通过政府的收支活动,集中一部分社会资源,用于履行政府职能和满足社会公共需要的经济活动。

  公共财政特征:以弥补市场失灵为行为准则;非营利性;法制性;

  公共财政的职能有:资源配置职能、收入分配职能、调控经济职能、监督管理职能

  购买性支出是指政府按照等价交换原则购买商品和劳务。

  转移性支出指政府单方面把部分收入的所有权无偿转移出去的支出。

  财政收入的内容包括:

  (一)税收收入

  税收是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我国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的90%左右。

  (二)非税收入

  (三)国债

  非税收入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主管部门集中收入、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彩票公益金、罚没收入、以政府名义接受的捐赠收入、主管部门集中收入、政府财政资金产生的利息收入。

  【记忆】三国罚没捐赠的彩票,政府行政主管部门集中收取利息!

  行政事业性收费,是指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代行政府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根据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有关规定,依照国务院规定程序批准,在向公民、法人提供特定服务的过程中,按照成本补偿和非盈利原则向特定服务对象收取的费用。

  政府性基金,是指各级政府及其所属部门根据法律、行政法规和中央有关文件规定,为支持某项特定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公共事业发展,向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无偿征收的具有专项用途的财政资金。

  国家实行一级政府一级预算,设立中央,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乡、民族乡、镇五级预算。

  中央和地方支出划分:“中央负担…”支出属于中央财政支出责任;“地方…”支出属于地方财政支出责任;城市维护和建设经费,公检法经费和民兵事业费属于地方财政支出;

  我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税收收入划分

  目前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包括:消费税(含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的部分)、车辆购置税、关税、海关代征的进口环节增值税等。

  地方政府固定收入包括: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房产税、车船税、契税。

  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共享收入包括:增值税和城市维护建设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资源税(海洋石油企业缴纳的部分归中央政府,其余部分归地方政府)、证券交易的印花税。

  《预算法》规定,国家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制度。财政转移支付应当规范、公平、公开,以推进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主要目标。

  财政转移支付以一般性转移支付为主体。目前一般性转移支付包括均衡性转移支付、民族地区转移支付等。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决定要求,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增长机制,重点增加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出台增支政策形成的地方财力缺口,原则上通过一般性转移支付调节。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项目,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和地方资金配套,严格控制引导类、救济类、应急类专项,对保留专项进行甄别,属地方事务的划入一般性转移支付。

  财政政策由预算政策、税收政策、支出政策、国债政策等组成。

  财政政策工具主要包括税收、国债、公共支出、政府投资、财政补贴等。

  地方各级预算按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除《预算法》另有规定外,不列赤字。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决定要求,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财政政策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主要具有四种功能:

  1.导向功能

  2.协调功能

  3.控制功能

  4.稳定功能

  财政政策的类型

  根据发挥作用的方式,可分为自动稳定的财政政策和相机抉择的财政政策。

  税收特征可以概括为强制性、无偿性和固定性。

  税和费的区别:主体不同、特征不同、用途不同。

  中共中央“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建立税种科学、结构优化、法律健全、规范公平、征管高效的税收制度。

  我国税收制度设计遵循以下原则:

  1.财政原则

  2.公平原则

  3.效率原则

  4.适度原则

  税收分类

  按税收负担能否转嫁为标准,可分为直接税与间接税;

  按税收的计算依据为标准可,可分为从量税、从价税;

  按税收与价格的关系,可分为价内税、价外税;

  按是否有单独的课税对象、独立征收为标准,可分为正税、附加税。

  以管辖的对象为标准分类:国内税收、涉外税种

  按税收的管理和使用权限为标准分类:可分为中央税、地方税、共享税;

  按税率的形式为标准分类:比例税、累进税、定额税;

  增值税划分

  根据对购进固定资产价款的处理方法不同,增值税被分为三种类型:消费型增值税;收入型增值税;生产型增值税。

  《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提出了一系列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完善税收制度的任务,包括完善地方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推进增值税改革,适当简化税率;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环节、税率,把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及部分高档消费品纳入征收范围;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加快资源税改革,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按照统一税制、公平税负、促进公平竞争的原则,加强对税收优惠特别是区域税收优惠政策的规范管理;税收优惠政策统一由专门税收法律法规规定,清理规范税收优惠政策;完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

  资源税类包括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

  所得税类包括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

  特定目的税类包括城市维护建设税、土地增值税、车辆购置税、耕地占用税、烟叶税。

  财产和行为税包括房产税、车船税、印花税、契税。

  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权责清晰是前提,财力协调是保障,区域均衡是方向。

  权责清晰,就是要形成中央领导、合理授权、依法规范、运转高效的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模式。

  财力协调,就是要形成中央与地方合理的财力格局,为各级政府履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提供有力保障。

  在保持中央和地方财力格局总体稳定的前提下,科学确定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分享方式及比例,适当增加地方税种,形成以共享税为主、专享税为辅,共享税分享合理、专享税划分科学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体系。因地制宜、合理规范划分省以下政府间收入。同时,继续优化转移支付制度,扩大一般性转移支付规模,建立健全专项转移支付定期评估和退出机制,研究构建综合支持平台,加强转移支付对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保障。

  区域均衡,就是要着力增强财政困难地区兜底能力,稳步提升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

  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

  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完成以下几点:着力完善直接税体系;健全间接税体系;积极稳妥推进健全地方税体系改革;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