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功能区规划的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禁止开发中的“开发”,特指大规模高强度的工业化城镇化开发。

  开发强度具体定义为非农业经济与人口活动所占用的国土面积(即建设用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比例。开发强度是优化、调整空间结构最重要的指标。

  主体功能区规划将我国国土空间分为以下主体功能区:按开发方式,分为优化开发区域、重点开发区域、限制开发区域和禁止开发区域;按开发内容,分为城市化地区、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按层级,分为国家和省级两个层面。

  优化开发区域、重点开发区域、限制开发区域和禁止开发区域,是基于不同区域的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现有开发强度和未来发展潜力,以是否适宜或如何进行大规模高强度工业化城镇化开发为基准划分的。

  各类主体功能区,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只是主体功能不同,开发方式不同,保护内容不同,发展首要任务不同,国家支持重点不同。

  优化开发和重点开发区域都属于城市化地区,开发内容总体上相同,开发强度和开发方式不同。

  开发理念

  1.根据自然条件适宜性开发的理论

  2.区分主体功能的理念

  3.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开发的理念

  4.控制开发强度的理念

  5.调整空间结构的理念

  6.提供生态产品的理念

  重大关系

  1.主体功能与其他功能的关系

  2.主体功能区与农业发展的关系

  3.主体功能区与能源和矿产资源开发的关系

  4.主体功能区与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的关系

  推进形成主体功能区是为了落实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深化细化区域政策,更有力地支持区域协调发展

  5.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推进形成主体功能区,要坚持以人为本,把提高全体人民的生活质量、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作为基本原则。

  城市化地区要把增强综合经济实力作为首要任务;农产品主产区要把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作为首要任务;重点生态功能区要把增强提供生态产品能力作为首要任务。

  国家层面的四类主体功能区不覆盖全部国土,优化开发、重点开发和限制开发区域原则上以县级行政区为基本单元,禁止开发区域按照法定范围或自然边界确定。

  推进形成主体功能区要着力构建我国国土空间的“三大战略格局”。即构建“两横三纵”为主体的城市化战略格局、“七区二十三带”为主体的农业战略格局和“两屏三带”为主体的生态安全战略格局。

  国家优化开发区域的功能定位是:提升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区域,带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龙头,全国重要的创新区域,我国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分工及有全球影响力的经济区,全国重要的人口和经济密集区。

  国家优化开发区域包括:环渤海地区;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

  国家重点开发区域的功能定位是:支撑全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增长极,落实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支撑点,全国重要的人口和经济密集区。

  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分为水源涵养型、水土保持型、防风固沙型和生物多样性维护型四种类型。

  确保耕地数量和质量,严格控制工业用地增加,适度增加城市居住用地,逐步减少农村居住用地,合理控制交通用地增长。

  《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是国土空间开发的战略性、基础性和约束性规划,在各类空间规划中居总控性地位。

  完善主体功能区战略和制度,关键要在严格执行主体功能区规划基础上,将国家和省级层面主体功能区战略格局在市县层面精准落地。

  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分为超载、临界超载、不超载三个等级。

  对绿色无警区的奖励措施。对绿色无警区,研究建立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和发展权补偿制度,鼓励符合主体功能定位的适宜产业发展,加大绿色金融倾斜力度,提高领导干部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权重。

  按照权责统一、合理补偿,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统筹兼顾、转型发展,试点先行、稳步实施的原则,不断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探索建立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逐步扩大补偿范围,合理提高补偿标准,有效调动全社会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性,促进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生态保护补偿体制机制创新的主要内容包括:建立稳定投入机制,完善重点生态区域补偿机制,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健全配套制度体系,创新政策协同机制,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精准脱贫以及加快推进法制建设等。

  禁止开发区域环境政策

  按照依法管理、强制保护的原则,执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措施;具体包括优化保护区管理体制机制,严控各类开发建设活动,持续推进生态保护补偿及考核评价制等政策。

  重点生态功能区环境政策

  按照生态优先、适度发展的原则;具体包括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实行更加严格的产业准入标准,切实落实环境分区管治等政策。

  农产品主产区环境政策

  按照保障基本、安全发展的原则;具体包括开展农村环境连片综合整治,加强土壤环境治理,建立环境质量监测网络与考评机制等政策。

  重点开发区域环境政策

  按照强化管治、集约发展的原则;具体包括切实加强城市环境管理,深化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加强环境综合整治,强化环境风险管理等政策。

  按照严控污染、优化发展的原则;具体包括加强城市环境质量管理,严格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推行环保负面清单制度,切实落实环境分区管治等政策。